電視塔 – 惟我少年.乃能自立

搭著火車沿著威悉河,我們到達波塔.威司法力卡。我們暱稱她「波塔」。

夾在威悉山脈與威悉河之間的波塔火車站,有兩條鐵軌,四條火車線經過。下車的月台過去一點兒,就到了威悉河。大家後背著大背包,前背著小背包,走著樓梯或者搭電梯,就走到山腰上的馬路,繼續往青年旅館前行。沒有候車大廳的波塔火車站,1847年啟用。有時候我還真驚訝,火車站竟然比威廉大帝還要老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負重行走的能力

汗得小建築,我們不拖拉行李箱,我們背大背包。不是因為趕「背包客」的流行,而是為了行動的方便與收放的簡捷。當然,這些都需要練習。畢竟,想要體健就需要鍛鍊,背包健行可是有長遠的傳統。負重行走是一種能力,這樣才能在崎嶇的路上,也保有旅者的姿態。不過呢!還是得說一下,這也是工頭要求。因為:

「走路的時候要把兩隻手空出來。」要幹嘛呢?

「要照相!要記筆記!要保持平衡!必要時,要準備好扶旁邊的夥伴一把!」於是,後面大包前面小包,我們走往山坡上的青年旅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自然公園的森林保護

在德國,有四分之一的面積為自然公園所覆蓋。從家的後院走出去,就進入森林。在街角轉個彎,就是安靜的自然角落。讓自然成為「生活的必須」,是德國以「自然公園」保護自然的奧秘。藉由「使用」達到「保護」的目標,因為民眾的參與是文化與自然景觀保護的關鍵。所以,我們以尊敬為前提,進行永續的旅行,也協助讓美麗的風景、文化景觀、稀有物種與生物棲地繼續存在。

放下了大背包,有水有糖與小筆記本的小背包,是我們走進條頓森林自然公園的標準配備。在乘起北德平原東側的威悉山脈上,是我們今天即將拜訪的電視塔。

電視塔在哪兒呢?從山坡上的青年旅館走下大馬路,抬頭一看,「啊!不遠。電視塔就在眼前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攀爬的方式

要走進森林有好幾種方法。今天的這個時候,我們找到彎進社區的小馬路,經過房子的大門與圍籬,走進森林。

直到踩在路上,才發現山路真的陡峭,剛才以為就在眼前的大目標,才轉了個彎,就跑到山的背後,不見蹤影。有些地方,山路被踩出好幾條支離破碎的路徑,讓人好生懷疑。有時候,為了想要冒險犯難,有人提議穿過樹木採直線向上攀爬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背著背包前行,是我們大家的旅行方式。這些天來,有些路的車流湍急,得催促一下注意安全。有些路的綠蔭透出陽光,別忘記享受生活。有些路的確迂迴陡峭,還好大家互相扶持。有些路像是神秘的花園,停留採擷與嘗鮮。重要的是:有些路是我們為孩子的選擇;有些路是孩子自己的選擇。不管是誰的選擇,仍然要邁開腳步,才能繼續前進。想跟上嗎?我們得時時提醒自己,學會停止抱怨!帶著鼓勵與鍛鍊好的體力,與他們一起邁開步伐向前行。

當第一個孩子走上可以一眼看盡電視塔的高度時,森林中「好壯觀」的驚嘆,不只預告大家即將到達,也預告沒有參加「得意攻頂」大合照的工頭,一定是跑去幫大家找冰棒啦!

   

惟我少年

1970年代興建的電視塔,位於海拔227公尺的威悉山脈上。整座建築高142公尺,在23公尺的高度設有觀景平台。算一算,我們是在什麼高度來觀察附近地景呢?

227加上23是250。250公尺的高度,感覺起來是小小的山丘。的確,跟台北101的高度449公尺比起來,嗯!250公尺就是小山丘。不過,從馬路旁邊彎進社區穿過家戶走進森林爬上這小山丘,也花了我們好大的心思與體力。在森林的出口一眼看見電視塔,身體的震撼得親臨現場才能領略。

舔著冰棒,走樓梯上觀景台,東西南北站好方位,北德低地就在腳下無限延伸。北國大片的雲下,麥田、房舍、電廠、煙囪、風機,河流的蜿蜒、河岸與城鄉的交錯。想要觀察全貌,原來不一定得找到最高的位置,而是要以知識為背景,找到一個最有利的位置。「觀察」是帶有期待的自主活動。因為有了知識的準備,所以會主動尋找應該被看見的目標。

工頭帶入們。在可以全覽的觀景台下,盡是眼見為憑的問題寶藏,開放給願意主動發現的青少年。

   

  

「不恃過去人物,不用已成勢力,惟我少年,乃能自立。」汗得小建築,我們就是!

從觀景平台往西邊看去,威廉大帝就在不遠的前方。在這裡可以看到:框出北德平原的維恩山脈與威悉山脈,在此相望。威悉河在這裡轉了個大彎,衝出山脈,往北流去。讀讀「威廉大帝 – 自己的觀看方式」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