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廉大帝 – 自己的觀看方式

話說,在冷颼颼的下雨清晨,我們心存疑慮地開始威廉大帝的健行。真的嗎?這樣的濕冷就是德國的夏日嗎?不騙你,當我們轉身走進山上的古蹟小酒館,耀眼炙熱的陽光,讓人驚嘆夏天的雲層,轉眼就不知道飛向何方。

德國夏天好好吃

帶著吃完冰興高采烈的心情,我們走上稜線。19世紀末興建的俾斯麥防禦塔,是大家比賽耐力與腿力的好目標。為了跟櫸木樹冠比高,陽光裡的孩子在高塔上向我招手呼喊。想要抓住大家得意的笑容,應該將焦距對準葉稍還是天空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早餐的梨子與蘋果還在背包的側袋,夏天是德國好吃的季節。除了森林邊上的黑莓果,還有森林下面大街旁的冰淇淋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都是夏季的好食慾。

 

稜線上安靜的少年

這時候,工頭要大家安靜!因為要仔細聆聽。

在稜線上,捧起北德平原的維恩山脈在這裡大約有300公尺高。從稜線的兩邊往下看,還看得到轉動的風車、冒煙的電廠煙囪、紅色屋頂上的太陽光電、舊的鐵路大橋,還有閃爍的威悉河水。除了這些,抓著樹枝的啄木鳥、天空環繞的猛禽、在聯邦公路上疾駛的車聲、閃爍不明的火車還是汽船聲……

大家靜靜的站著。一群原來是這麼吵鬧高興的青少年,在此時此刻一起站在德國中部與北部接壤的山脈上,安靜不動,伸出長長的天線專心地接收外界的訊息。這景象讓我感動莫名。他們的好奇與學習,需要適當的提醒與帶領。是不是聽到最多的聲音?這應該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,而是,我們都願意在這裡靜靜的站著。就像一顆種子,可以等待很長的時間,發芽。

說好,威廉大帝就在稜線上的大樹後面。隨著地形起落,愈來愈清楚。

 

威廉大帝的現身

威廉大帝一世是普魯士的國王,也是德意志帝國的皇帝(1871-1888)。位在波塔的紀念碑於1892-1896年間建造,18961018日揭幕,作為德法戰爭勝利與德意志帝國統一的慶典。當時,不僅威廉大帝二世與皇后與會,參加者估計在二萬人左右。真的是很難想像在這山稜上,當初擠得下這麼多履絲曳縞的賓客來聽皇帝演講啊!

威廉大帝左手扶劍,高舉的右手指向東邊。為什麼?他是指著普魯士家鄉還是警告附近諸侯?我們就聽工頭從德意志帝國統一的歷史,講到諸侯間的愛恨情仇了。

 

我有自己的觀看方式

聽完了故事,工頭要出功課了。紀念碑有幾個「門」?面向何方?從不同的門看出去,看到什麼?計時開始。同學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準備好的小筆記本,一個門一個門順時針或逆時針,按照自己的觀察方式,用最直覺的表達畫出來或寫出來。之後,晚課時要謄寫到大的筆記本上喔!

  

  

 

於是,大家發展出自己的觀看方式。在威廉大帝紀念碑的門與門之間移動,前兩天登高所在的電視塔,就在威廉大帝手指的方向。

從電視塔可以看到威廉大帝,從威廉大帝可以看到電視塔。山下是蜿蜒流去威悉河。原來,山脈的相連,可以彼此互望觀照。讀讀「電視塔 – 惟我少年.乃能自立」

 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