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木舟探險 – 從威悉河看威廉大帝

自然地景的變化是以百萬年計,人文地景的變化則從百年大計,演變到現在愈來愈快。
人文地景的改變,牽涉到哪裡可以蓋房子?哪裡可以開馬路?用什麼樣的方式?允許什麼樣的改變?其中,城鄉有沒有差距?山川背景與天際線的改變條件?

從南往北看,東西向的維恩山脈與威悉山脈連接著條頓森林,像是一個淺淺的大碗,圈出北德的低地平原。平行山脈的威悉河在這裡轉了一個大彎,穿過山脈朝北邊流到不來梅出北海。這是百萬年來切出的山川地景。

人文地景的變化

1840年描繪波塔的景貌,維恩山脈上沒有威廉大帝,威悉山脈上也沒有電視塔。

18961018日,維恩山脈上的威廉大帝紀念碑揭幕,這人文地景成為1900年新年,祖孫偕伴訪友路途上的背景。

1979年,威悉山脈上的電視塔完成,成為聳立的地標。不管是行走鄉間還是行船河道,地景的變化也是歷史的變化。 

 

獨木舟的準備工作

今天一早,我們先搭火車從波塔往西南,到達水路商道城市巴得.歐豪森。這裡,從西貫穿城市的威邇河,在城市的東邊注入威悉河。從南往北在波塔突破山脈的圍阻,往北德蜿蜒。是德國中部與北部重要的連結。也幾乎是在沒有鐵道與公路交通建立之前,唯一的聯繫方式。有趣的是,巴得.歐豪森雖然是因應威悉河將木材漂流下山所產生的臨時聚落,但是今日的城市,卻是因為水療城市與心臟外科而聞名。讀讀「城市興起 – 你想要服務誰?」

今天我們便從這兒開始,划著獨木舟,從威邇河往威悉河,從東向西向北,划回我們居住的城市波塔。不僅鍛鍊合作的體力與耐力,也從河道上觀察地景。從體驗人家到想想自己,我們期待一個什麼樣的居住環境呢?

據說,划獨木舟在台灣常被歸類成緊張刺激的探險活動。不過,威邇河與威悉河道在這一段算是緩流。我們以安全作為冒險的第一條件,「確保、確保再確保」,是我們隨隊教練旭峰的口頭禪。他先仔細地跟大家說明分組方式與技術上的分工,強調就算是遇到你以為的「豬隊友」,也別忘記保持耐心與諒解。還有:「記得向前划,不是原地打轉!這樣才能划回住的地方吃晚飯!」

什麼是「強」?

我們每次划獨木舟的合作教練都不一樣。上次是留著小鬍子的克里斯多福,今天是連我們女生都「哇」的珮塔。德國跟我們不一樣,文青不流行,偏好有肌耐力的運動青。有體力有技術,在德國待久的我總被教誨:謙虛退讓不是美德,只要夠強,人家就會尊敬你。

  

「什麼是『強』?」你問。

「跳得高、跑得快、不畏懼、往前站!就夠強。」
我認識一個大學排球教練,大家都叫他「排球王」。他可是從德文哩哩落落開始一直到大家都服他。他就是我們工頭啊!哈哈。

教練確認好每個人的安全裝備,指導我們正確的操控方式,以及萬一發生狀況時的保護措施,並提醒這段水域裡會出現的急流位置。三人一組,大家飛奔將獨木舟沿著斜坡滑進河道,出發囉!

一開始,有些船不太順。因為是三人一組,坐在船首的是馬達,船尾坐著掌舵者。如果要向左前行,掌舵的槳要在右舷維持方向。我們在船上看到的景致,就看大家在力氣與方向的平衡了。不過,船頭老是不乖乖聽話。有的船馬達太有力,方向盤跟不上,就會衝進岸邊的咬人貓叢。有的船方向盤頭昏腦脹,緊張而亂了操控方式,一開始原地打轉,改善後則呈「之」字型前進。

看到了嗎?常常保持在大家附近的紅色單人獨木舟,就是教練。

  

 

還好,手腦並用的少年,學會用身體來適應河川流速與方向,逐漸掌握了前進的訣竅。方向「正確」,順流而下,我們放鬆收槳吃餅乾,也就有了心力可以欣賞河邊風景。試著從威廉大帝與電視塔來辨識方位。身在其境,跟即將貫穿山脈的威悉河同行。

藍天搭上一團團棉花似的雲朵,河道邊是綿延的綠叢,從河道上看到的房子都小巧可愛。要不是前方小伙伴傳來的笑聲,我就要在划槳行進間,醉在河面的倒影裡了。

揮手向岸邊飲水的牛群問好,揮手向駛過的火車說哈囉,揮手跟後面的隊友說「加油」!我們的未來,早已經在風光旖旎處開始了。

慶祝有始有終的探險

行船經過波塔火車站,就要抵達我們的渡船頭了。不過,行程還沒有結束,我們必須用抹布與水桶把自己使用過的獨木舟給清潔乾淨。這時候,就是划船技術見真章的時間了。從獨木舟裡的積水與泥沙量,就可以讀出剛才水上行舟的技術。旭峰帶領的教練船,只留下鞋底的腳印子,但有些伙伴的獨木舟啊!可是用抹布給擰出了整整一桶水!

清潔完畢,我們一起把獨木舟抬上拖車,這才是有始有終的大功告成。豔陽天下的獨木舟探險,值得我們大家——舉瓶慶祝!

發表迴響